首頁(yè) > 正文

梅州,記者采訪(fǎng)車(chē)被“征用”了……

2024-06-26 11:05 | 來(lái)源: 中國記協(xié)網(wǎng)
【字號: 打印  
Video PlayerClose

  在這片被洪水洗禮過(guò)的土地上,廣東梅州書(shū)寫(xiě)著(zhù)關(guān)于堅韌與重生的故事。

  《南方日報》與南方+的前方報道組,深入災區腹地,并受邀為中國記協(xié)微信公眾號“我在現場(chǎng)”欄目來(lái)稿講述。

  本欄目長(cháng)期征稿,征稿信息附文末。

?

  我在現場(chǎng)| 梅州,記者采訪(fǎng)車(chē)被“征用”了……

?

  本文作者:徐勉 張笛揚 董天健 吳明 張盛良

?

  近日,廣東梅州遭遇極端暴雨天氣,洪水侵襲之下,梅州市平遠、蕉嶺、梅縣等地受災嚴重。接到報道任務(wù)后,南方日報、南方+派出多路記者前往災區一線(xiàn)采訪(fǎng)。在梅州的日日夜夜,記者們真真切切感受到客家人民面對災害堅韌不拔、互幫互助的精神力量。

 ?。ㄒ唬?/strong>

  此次梅州汛情,全市最大平均雨量發(fā)生在平遠縣。因滑坡多發(fā),平遠縣多地道路受阻、通訊中斷、房屋倒塌,一度成為“孤島”,直升機是進(jìn)入村莊的唯一方式,救援人員攜帶物資頻繁起降,陸續進(jìn)村。

  

  6月17日下午,我們在不影響救援的前提下,搭乘直升機同救援隊伍進(jìn)入受災較嚴重的泗水鎮大新村,村里隨處可見(jiàn)洪水侵襲的痕跡。從直升機降落的操場(chǎng)步行到村委會(huì ),短短四百多米就有四處滑坡“阻攔”,我們手腳并用走了半個(gè)小時(shí)。村里一位老人告訴我們,這是他這輩子見(jiàn)過(guò)的最大洪水。

  在這個(gè)有1400多人的“孤島村”,村民們守望相助,用行動(dòng)傳遞著(zhù)溫情。

  

  6月18日中午,村干部黃桂慶家中陸續來(lái)了20多名村民,他們直接走到廚房打飯,吃完自覺(jué)用屋旁的井水將碗筷沖洗干凈。到了晚上,黃桂慶家中就更熱鬧了,20多名村民將他家二樓的四個(gè)房間擠得滿(mǎn)滿(mǎn)當當,每張床上擺了四五套被褥。黃桂慶家地勢較高,妻子孩子都在外地,就招呼大家住到他家里。

  黃桂慶說(shuō),“大家平時(shí)都是互相幫忙,現在大災面前,更應該相互幫襯?!?/p>

  守望相助的故事還有很多:一公里外的鄰村村民得知大新村的災情,步行一小時(shí)送來(lái)肉食和蔬菜;在縣城工作的村民趕回村里支援,敞開(kāi)自家大門(mén)供救援人員休整……

  在大新村20公里外的差干鎮湍溪村,開(kāi)貨車(chē)路過(guò)的外地司機曾忠華不幸被滑坡掩埋。

  村民們迅速喊人幫忙,近20人冒著(zhù)雨、花了3個(gè)多小時(shí),才將曾忠華救出。參與救援的一位村干部說(shuō),由于沒(méi)有專(zhuān)業(yè)工具,最初趕來(lái)的村民們就用柴刀、鋤頭等代替,甚至徒手為曾忠華挖出一個(gè)通道。之后,有自發(fā)趕來(lái)的村民帶來(lái)了大鉗子、鋼鋸等工具,大家通過(guò)拆卸車(chē)門(mén)把曾忠華救了出來(lái)。待曾忠華稍微恢復體力,村民們又將他抬到兩公里外適合直升機起降的地方。之后,曾忠華被送到梅州市人民醫院接受治療,生命體征穩定恢復。

  遭遇天災的人們,正在重建信心。在梅州市蕉嶺縣南磜鎮多寶村,一支特別的救援隊吸引了我們的注意。村干部一喊需要人幫忙干活,在村中留守的10名婦女坐不住了,拿起鋤頭、掃把、背簍,一起上前救援清淤??吹接浾吲臄z,她們笑侃:“我們這些老阿姨,你說(shuō)厲不厲害?”“是女漢子,女超人!”

  今年61歲的郭菊梅得知老母親被洪水沖走后,毅然決然返回多寶加入姐妹們的搶險隊伍,一同在村內清理出一片空地讓救援飛機能夠降落??吹街鄙龣C起降,郭菊梅一邊笑一邊掉眼淚,“看他們救人,我就想起了我媽媽?!?/p>

 ?。ǘ?/strong>

  救災現場(chǎng)到底有多忙?

  經(jīng)過(guò)三天三夜的道路搶險,6月20日,車(chē)子可以開(kāi)進(jìn)受災較為嚴重的平遠縣泗水鎮鎮中了。記者見(jiàn)到鎮委書(shū)記蔡平時(shí),他幾近失聲,幾天時(shí)間皮膚黝黑。見(jiàn)記者開(kāi)車(chē)前來(lái),蔡書(shū)記立刻說(shuō),“你們要進(jìn)村子采訪(fǎng),幫忙把這些物資捎上吧?!?/p>

  于是,新聞采訪(fǎng)車(chē)載著(zhù)米面油、方便面、礦泉水等物資向大新村開(kāi)去。當地干部與我們同行。

  隨著(zhù)采訪(fǎng)的深入,我們逐漸發(fā)現了受災鎮村之間的聯(lián)系。

  在蕉嶺縣南磜鎮石寨村,當地一名女子被困坍塌房屋40多個(gè)小時(shí)。當地信號恢復后,前來(lái)支援的救援隊伍把救援畫(huà)面發(fā)給各家媒體。

  深入石寨采訪(fǎng)后,記者發(fā)現,在救援的幾支隊伍里,有一支4人的隊伍來(lái)自隔壁藍坊鎮。記者感到疑惑,“藍坊鎮相距此地十余公里,沿途都是塌方,而其本身是受災鄉鎮,為何有人能來(lái)這里救災?”

  帶著(zhù)問(wèn)題,我們再到藍坊鎮展開(kāi)采訪(fǎng)。原來(lái),當天暴雨后,當地各個(gè)鄉鎮信號不暢,但藍坊鎮憑借經(jīng)驗,猜測上游村莊或許受災更嚴重,于是便派出一支小隊前往隔壁鎮支援,最終隊伍經(jīng)過(guò)十余個(gè)小時(shí)抵達石寨村,并發(fā)現了被困女子展開(kāi)救援。記者也以《61歲的她被困47小時(shí)后獲救,一場(chǎng)山鄉間的生命競速》為題刊發(fā)現場(chǎng)報道。

 ?。ㄈ?/strong>

  “13年的心血,全沒(méi)了?!苯稁X縣新鋪鎮農家樂(lè )老板李靜蘇面對鏡頭哭訴的視頻在網(wǎng)絡(luò )上廣泛傳播。接到采訪(fǎng)任務(wù)后,采訪(fǎng)組在新鋪見(jiàn)到了仍在清理農家樂(lè )的李靜蘇。

  面對天災,李靜蘇沒(méi)有輕言放棄,他仍然一點(diǎn)一滴地打掃房間,并表示有信心把這個(gè)農家樂(lè )打造得比以前更漂亮。

  這些天,“李靜蘇”們的故事在災區的各個(gè)鄉村不斷上演。一個(gè)個(gè)泥濘的村莊里,總有一群阿叔阿姨拿著(zhù)最簡(jiǎn)單的工具在村頭巷尾清理淤泥。一條街干完,就再扎進(jìn)下一條街。前一天還是黃泥一片的村莊,后一天就煥然一新。

  隨著(zhù)時(shí)間推進(jìn),當地的工作重心逐步從搶險救援工作推進(jìn)到災后復工復產(chǎn)。再入災區,到處都是重建家園的忙碌身影,處處都有感同身受的互助場(chǎng)景。

  19日一早,各地志愿者和民兵已經(jīng)在大埔茶陽(yáng)鎮清理砂石、污泥,水管、鐵鍬、沖洗水槍、大型設備,人機互動(dòng),有條不紊。

  “梅州五華、興寧、豐順、梅江等都來(lái)幫助我們渡過(guò)難關(guān),外出務(wù)工的青壯勞動(dòng)力也紛紛趕回來(lái)投入到家園重建中?!便羲偢刹啃×指嬖V我們,省里南方醫院派出醫療組到平遠差干鎮助力恢復急診科室,通信公司帶著(zhù)信號設備到村提供應急服務(wù),深圳公益機構及時(shí)提供學(xué)校復學(xué)用品,心理咨詢(xún)專(zhuān)家給村民進(jìn)行心理疏導……各方趕過(guò)來(lái)的救援力量,正加速幫助當地恢復生機。

  客家有句方言“人怕么志,樹(shù)怕么皮”,說(shuō)的是眼光要放長(cháng)遠,奮斗總會(huì )迎來(lái)好日子。烈日之下,洪水帶來(lái)的淚水,已經(jīng)化成了汗水,勤勞的客家人們正在加快重建自己的家園。

?

  征稿啟事

  “我在現場(chǎng)”是中國記協(xié)微信啟動(dòng)改版以來(lái)開(kāi)創(chuàng )的首個(gè)欄目,是編輯部重點(diǎn)打造的精品欄目。

  “我在現場(chǎng)”中,記者以第一人稱(chēng)講述一線(xiàn)采訪(fǎng)故事,深挖故事細節,分享真知灼見(jiàn)、流露真情實(shí)感,鮮活明快、可讀性強。編輯部不定期將優(yōu)秀作品集納成冊出版發(fā)行。

  更多稿件請參考文末 #我在現場(chǎng) 專(zhuān)欄。投稿地址zgjxwxtg@163.com請標注【我在現場(chǎng)】+單位+姓名+聯(lián)系方式。

  投稿要求:

  1、字數2000—3000字最佳;

  2、強調現場(chǎng)感,記者在現場(chǎng);突出故事性,記者講好故事;提高可讀性,語(yǔ)言表達簡(jiǎn)潔凝練。

  優(yōu)質(zhì)投稿將單篇展示在中國記協(xié)微信公眾號上,編輯部會(huì )與記者本人聯(lián)系,后續溝通稿酬等相關(guān)事宜。

  

  來(lái)源:中國記協(xié)微信(ID:zgjxacja)

  本期編輯:李永錫 樊楊 任金蕊

  實(shí)習:黎苑婷

責任編輯: 張澤月
01009011001000000000000001112407131077959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