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(yè) > 正文

“阿陳,祝你工作勝利”

2024-06-25 16:50 | 來(lái)源: 中國記協(xié)網(wǎng)
【字號: 打印  
Video PlayerClose

  近日,廣東梅州遭遇罕見(jiàn)洪澇災害,多地道路、通訊中斷。

  澎湃新聞?dòng)浾哧悹N杰、劉浩南徒步進(jìn)入梅州重災區平遠縣泗水鎮、差干鎮,記錄災后現場(chǎng)并受邀為中國記協(xié)微信公眾號“我在現場(chǎng)”欄目來(lái)稿講述。

  本欄目長(cháng)期征稿,征稿信息附文末。

?

  我在現場(chǎng)| “阿陳,祝你工作勝利”

?

  本文作者:陳燦杰

  為數不多的災難報道經(jīng)驗告訴我,最先被關(guān)注到的地區,可能還不是受災最嚴重的地區。

  6月17日晚,我們一行風(fēng)塵仆仆趕到梅州。一路上,我一直在思索去哪個(gè)地點(diǎn)采訪(fǎng)。

  梅州此次有三個(gè)受災較嚴重的地方:平遠、蕉嶺、梅縣,我選了第一個(gè),因為這里的災情聽(tīng)起來(lái)很?chē)乐亍竭h縣泗水鎮基本靠直升機才能進(jìn)出。

澎湃新聞?dòng)浾哧悹N杰在梅州水災報道現場(chǎng)。

  18日中午,我從梅州市區向泗水鎮出發(fā),沒(méi)開(kāi)出多久,我就棄車(chē)徒步:路已被滑坡截斷,淌著(zhù)泥水。正發(fā)愁,忽然碰到徒步回家的泗水鎮村民洪仕標,那個(gè)時(shí)候,他剛徒步到縣城給家人報了平安,現在決定折返回去喂鴨子。

  幾句交談后,我跟著(zhù)他一起踏上了去往泗水鎮的路。

  彼時(shí)距他家18公里,得爬4小時(shí)山路。路上,滑坡隨處可見(jiàn),還有暴雨沖下的斷木,乃至裂開(kāi)的橋板。他一邊走,一邊指著(zhù)告訴我,原先這兒可不是這樣的。他對這一切都很熟,似乎這些錯綜的山路,溪流,經(jīng)年累月地在他身上流淌而過(guò)。

徒步十八公里回家的洪仕標。

  有時(shí)無(wú)路可走,得踩著(zhù)邊坡的樹(shù)杈、灌叢,稍有不慎就會(huì )滑下十幾米深的坡底。52歲的洪仕標行動(dòng)自如,但跟在后面的我卻力不從心:身上不知道給杉木的硬刺劃了多少道傷口,山高路陡,情況隨時(shí)在變,又沒(méi)有回頭路……

  下午,我終于跟著(zhù)洪仕標來(lái)到了他家門(mén)口,洪仕標給他僅剩的幾十只鴨子喂了水和飼料。他家沒(méi)水沒(méi)電、沒(méi)有通信,唯一能做的只有等待。那晚我住他家,聽(tīng)著(zhù)湍急的水流回蕩在山間。

  這晚,我又感受到了在災難采訪(fǎng)現場(chǎng)無(wú)可替代的感覺(jué):需要忍耐、接受、祈禱、堅強。

  隔天一早,雨算停了,太陽(yáng)照在一片狼藉的街道上,家家戶(hù)戶(hù)頂著(zhù)酷暑,忙著(zhù)清理家中的淤泥。我與洪仕標道別后,就回去寫(xiě)稿了。

  報道發(fā)出來(lái)后,洪仕標留言說(shuō):“阿陳祝你工作勝利?!?/p>

洪仕標在微信后臺留言:“阿陳祝你工作勝利?!?/font>

?

  “想要一把鐵鏟”

?

  本文作者:劉浩南

  一名中年婦女快步朝我走來(lái),頭發(fā)沾著(zhù)泥點(diǎn),用客家話(huà)連比帶劃急切地表達著(zhù)什么,我能聽(tīng)懂的只有她在向我求一把鐵鏟。

  這是我在梅州水災現場(chǎng)印象最深的場(chǎng)景。

澎湃新聞?dòng)浾邉⒑颇显诿分菟疄膱蟮垃F場(chǎng)。

  6月16日的水災摧毀了梅州北部多個(gè)村鎮的交通和通訊,我重點(diǎn)探訪(fǎng)的差干鎮湍溪村就是其中一個(gè)。

  湍溪村失聯(lián)超過(guò)30小時(shí),我繞路江西和福建,走唯一搶修完成的路進(jìn)入,希望給公眾呈現最核心的現場(chǎng),也希望給線(xiàn)上求助的村外親屬帶來(lái)一些家里的信息。

  急劇的洪水過(guò)后,是漫長(cháng)的修復。在斷水斷電斷通訊的情況下,湍溪村村民主要的工作是靠人力往外倒泥。

  洪峰一度淹過(guò)2層房屋的樓頂,家里淤泥和被沖毀的房屋構件、家具、垃圾、死去的禽類(lèi)混雜,沒(méi)有水的沖刷非常難清理。家家戶(hù)戶(hù)都在埋頭做清理這件事,見(jiàn)到我這個(gè)外來(lái)的記者,都很客氣地和我聊起受災情況。

湍溪村,街道堆滿(mǎn)淤泥和被洪水沖出的雜物。

  直到一位村民朝我走來(lái),比劃著(zhù)家里的情況,語(yǔ)氣從急切很快轉到悲傷,眼眶也逐漸泛紅。有村民向她解釋?zhuān)也皇菐镔Y來(lái)的工作人員,但她的傾訴停不下來(lái)。

  類(lèi)似的情況也發(fā)生在對雜貨店老板、仙草種植戶(hù)的采訪(fǎng)中,從客氣笑著(zhù)介紹情況,到突然掉眼淚不過(guò)是一瞬間。

湍溪村,種植戶(hù)站在被滑坡壓倒的仙草田前。

  湍溪村村民對災后的消殺難題憂(yōu)心忡忡,我們聽(tīng)取了不少村民的訴求,并播發(fā)了報道。次日,廣東省、梅州市的有關(guān)部門(mén)迅速行動(dòng),部署了專(zhuān)業(yè)的消殺工作,并將之推廣到全鎮。

  那天,村民在微信群里,說(shuō)要把我列為湍溪村的“榮譽(yù)村民”。

湍溪村消殺、通電后村民的微信群聊。

  從業(yè)以來(lái),我到過(guò)一些突發(fā)事件現場(chǎng),如何真實(shí)、全面地記錄現場(chǎng)情況,反映災區民眾的呼聲,是每次采訪(fǎng)我思考最多的問(wèn)題:因為那些冰冷的受災數字背后,既是人與人守望相助、共克時(shí)艱的現場(chǎng),也是一個(gè)個(gè)鮮活的故事。

?

  征稿啟事

  “我在現場(chǎng)”是中國記協(xié)微信啟動(dòng)改版以來(lái)開(kāi)創(chuàng )的首個(gè)欄目,是編輯部重點(diǎn)打造的精品欄目。

  “我在現場(chǎng)”中,記者以第一人稱(chēng)講述一線(xiàn)采訪(fǎng)故事,深挖故事細節,分享真知灼見(jiàn)、流露真情實(shí)感,鮮活明快、可讀性強。編輯部不定期將優(yōu)秀作品集納成冊出版發(fā)行。

  更多稿件請參考文末 #我在現場(chǎng) 專(zhuān)欄。投稿地址zgjxwxtg@163.com請標注【我在現場(chǎng)】+單位+姓名+聯(lián)系方式。

  投稿要求:

  1、字數2000—3000字最佳;

  2、強調現場(chǎng)感,記者在現場(chǎng);突出故事性,記者講好故事;提高可讀性,語(yǔ)言表達簡(jiǎn)潔凝練。

  優(yōu)質(zhì)投稿將單篇展示在中國記協(xié)微信公眾號上,編輯部會(huì )與記者本人聯(lián)系,后續溝通稿酬等相關(guān)事宜。

  

  來(lái)源:中國記協(xié)微信(ID:zgjxacja)

  本期編輯:任金蕊 林芝瑤 彭婕妮

  實(shí)習:郭玉蓉

責任編輯: 張澤月
01009011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31077953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