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(yè) > 正文

楊明品:以新質(zhì)生產(chǎn)力加快推進(jìn)廣電媒體深度融合轉型

2024-05-17 15:12 | 來(lái)源: 中國記者
【字號: 打印  
Video PlayerClose

  電子信息科技催生了廣播電視媒體,數字信息科技催生了互聯(lián)網(wǎng),互聯(lián)網(wǎng)的持續迭代發(fā)展使各行各業(yè)融入其中,“互聯(lián)網(wǎng)+廣電媒體”開(kāi)啟廣電媒體融合轉型進(jìn)程。而今,以人工智能為代表的新一輪科技革命展現出巨大力量,也為傳媒新質(zhì)生產(chǎn)力的生成發(fā)展注入了強大動(dòng)能,推動(dòng)包括廣播電視在內的所有媒體的重構,廣播電視從融媒體、全媒體向智媒體轉型由淺層向深層推進(jìn),未來(lái)媒體的壯闊圖景悄然展開(kāi)。

一、新質(zhì)生產(chǎn)力是廣電媒體融合轉型新的關(guān)鍵變量

  “要牢牢把握高質(zhì)量發(fā)展這個(gè)首要任務(wù),因地制宜發(fā)展新質(zhì)生產(chǎn)力”,這是習近平總書(shū)記著(zhù)眼未來(lái)發(fā)展提出的重大論斷和從實(shí)際出發(fā)做出的重大部署。我們要深刻理解習近平總書(shū)記關(guān)于新質(zhì)生產(chǎn)力的系列重要論述,深刻認識廣電媒體深度融合轉型的基本特征、主要任務(wù)、瓶頸制約和創(chuàng )新路徑,加快把新質(zhì)生產(chǎn)力發(fā)展轉化為廣電高質(zhì)量發(fā)展的根本動(dòng)力。

  新質(zhì)生產(chǎn)力以第三次和第四次科技革命和產(chǎn)業(yè)革命為基礎,是科技創(chuàng )新交叉融合突破所產(chǎn)生的前沿性成果,具有“七化”特征,即信息化、網(wǎng)絡(luò )化、數字化、智能化、自動(dòng)化、綠色化、高效化。我們理解,新質(zhì)生產(chǎn)力這個(gè)“新”,在內在邏輯上主要體現為:新技術(shù)激發(fā)新動(dòng)能,形成新優(yōu)勢,促進(jìn)新業(yè)態(tài),打造新產(chǎn)業(yè),形成新模式,拓展新領(lǐng)域,開(kāi)發(fā)新賽道,實(shí)現新發(fā)展;在本質(zhì)上主要體現為高效能、高效率、高質(zhì)量,關(guān)鍵是面向新興領(lǐng)域,面向未來(lái)產(chǎn)業(yè),推動(dòng)高質(zhì)量發(fā)展。

  對于廣播電視和網(wǎng)絡(luò )視聽(tīng)媒體來(lái)說(shuō),新質(zhì)生產(chǎn)力包括但不限于:人工智能、高端算力和算法及視聽(tīng)應用、大數據、虛擬現實(shí)、數字人、5G和6G移動(dòng)通信技術(shù)和設備,以及超高清攝錄、制作、傳輸、播出、存儲、終端顯示系統等。此外,還包括能夠創(chuàng )新、開(kāi)發(fā)、運用、改進(jìn)和優(yōu)化各種視聽(tīng)高新技術(shù)和發(fā)展高新音視頻、改造優(yōu)化傳統廣電的高素質(zhì)勞動(dòng)力,簡(jiǎn)單說(shuō),就是“前沿技術(shù)+前沿人才”。

  以人工智能為代表的新質(zhì)生產(chǎn)力正在顛覆廣播電視和網(wǎng)絡(luò )視聽(tīng)媒體現有的信息內容的創(chuàng )作生產(chǎn)、傳播、消費、運營(yíng)模式,進(jìn)一步推動(dòng)媒體深度融合,重構媒體技術(shù)與運營(yíng)的底層邏輯及其與用戶(hù)的關(guān)系,極大豐富和創(chuàng )新媒介形態(tài)、功能及其產(chǎn)品和服務(wù),顯著(zhù)提高生產(chǎn)與傳播效率,重塑?chē)鴥韧饷襟w的傳播版圖和競爭格局。因此,已成為廣電媒體進(jìn)一步融合轉型發(fā)展的關(guān)鍵變量。

  這個(gè)變量正在爆發(fā)式成長(cháng), ChatGPT 和Sora等生成式人工智能應用為媒體特別是視聽(tīng)媒體新質(zhì)生產(chǎn)力發(fā)展打開(kāi)了“魔盒”。前不久,具有超強視頻生成能力的Sora生產(chǎn)的逼真視頻引發(fā)全球關(guān)注和熱議,大語(yǔ)言模型、視頻生成、具身智能、音樂(lè )生成、世界模型、垂類(lèi)行業(yè)大模型等前沿議題不斷突破。文生視頻大模型的成熟標志著(zhù)AIGC時(shí)代到來(lái),視聽(tīng)行業(yè)迎來(lái)了劃時(shí)代革命。

  一是AI大模型爆發(fā)式增長(cháng)。從全球范圍看,主要國家均在積極推動(dòng)大模型研發(fā)和應用,中國和美國是大模型技術(shù)領(lǐng)域的引領(lǐng)者。數據顯示,截至2023年底,中美兩國發(fā)布的通用大模型總數占全球發(fā)布量的80%。今年2月以來(lái),Sora等文生視頻模型、Kimi等文本生成模型以及Suno等音頻生成模型輪番展現了AI的多模態(tài)生產(chǎn)能力。中國有關(guān)科技企業(yè)和主要網(wǎng)絡(luò )視聽(tīng)平臺紛紛發(fā)布自有大模型或AI產(chǎn)品,正處在大模型落地的場(chǎng)景反哺技術(shù)階段,需要在深度場(chǎng)景挖掘更多數據,有效提升算法能力。截至2023年12月,中國發(fā)布的10億級參數規模以上的大模型多達234個(gè),大模型的參數量和參數規模均呈現指數級增長(cháng)。如中央廣播電視總臺的“央視聽(tīng)媒體大模型”、騰訊的“混元大模型”以及湖南廣電的AI導演“愛(ài)芒”、抖音的AI助手“豆包”。這些探索標志著(zhù)我國的AI大模型也從1.0圖文時(shí)代邁入了以音視頻多媒體為載體的2.0時(shí)代。

  二是人工智能產(chǎn)業(yè)鏈上下游和生態(tài)加快培育。領(lǐng)先企業(yè)部署打造人工智能生態(tài),加快推動(dòng)人工智能的場(chǎng)景化、產(chǎn)業(yè)化。OpenAI聲稱(chēng)將募集7萬(wàn)億美元用于打造人工智能生態(tài),Meta平臺將投入超過(guò)100億美元建設人工智能基礎設施,2024年將生成型人工智能技術(shù)應用到核心社交媒體和硬件產(chǎn)品中。智能終端將更加智能和智慧化,成為人工智能助理(AIAgent)。

  三是人工智能大模型加快與廣播電視深度融合。廣播電視和網(wǎng)絡(luò )視聽(tīng)是文生視頻大模型較早的典型場(chǎng)景,逐漸重塑視聽(tīng)內容生產(chǎn)、傳播、消費方式和產(chǎn)業(yè)鏈。我國廣播電視正在經(jīng)歷網(wǎng)絡(luò )化、數字化、智能化三重轉型疊加,網(wǎng)絡(luò )化、數字化轉型的緩慢和不足將影響智能化轉型,但也面臨跨越性轉型的機會(huì )。

  現在視聽(tīng)大模型研發(fā)和垂直應用加快,進(jìn)入爆發(fā)臨界點(diǎn),廣電媒體越來(lái)越多運用AIGC,不斷取得突破性進(jìn)展。近期,生成式AI在廣電領(lǐng)域的應用內容紛紛登場(chǎng),文生視頻AI動(dòng)畫(huà)片《千秋詩(shī)頌》、AI全流程微短劇《中國神話(huà)》等生成式AI作品,其美術(shù)、分鏡、視頻、配音、配樂(lè )全部由AI完成。人工智能正逐步嵌入廣電媒體內容生產(chǎn)、傳播運營(yíng)和管理體系,推動(dòng)廣電媒體向智能化融合轉型。

  四是廣播電視和網(wǎng)絡(luò )視聽(tīng)內容生產(chǎn)方式面臨有史以來(lái)最大變革。進(jìn)入AI大模型2.0時(shí)代,多模態(tài)生成的進(jìn)化將推動(dòng)視頻、音樂(lè )、人物到具身智能的演進(jìn),視音頻內容生產(chǎn)和消費鏈條被徹底改變。據悉,國內企業(yè)愛(ài)詩(shī)科技今年1月推出視頻生成模型Pixverse,目前已實(shí)現1000萬(wàn)次視頻生成,被全球創(chuàng )作者廣泛應用于A(yíng)I內容創(chuàng )作中。這意味著(zhù)文生視音頻大模型的場(chǎng)景應用越來(lái)越成熟,并成為視聽(tīng)媒體重要基礎設施,任何創(chuàng )意都可以通過(guò)這個(gè)工具轉化為視音頻。

  傳統廣電的基礎設施和生產(chǎn)方式將被加快淘汰。因為擁有通用人工智能,人工智能的應用能力和生態(tài)成為競爭壁壘,創(chuàng )意成為核心競爭力。參數、數據、算力和人才,成為人工智能的主要要素,也成為廣電媒體深度融合轉型和高質(zhì)量發(fā)展的根本。

二、人工智能為廣電媒體融合轉型注入新動(dòng)能、提出新要求

  媒體融合緣起于互聯(lián)網(wǎng),加快于移動(dòng)互聯(lián)網(wǎng),數字技術(shù)的演進(jìn)不斷促進(jìn)媒體融合并為媒體賦能。就廣電媒體融合轉型來(lái)說(shuō),目前既面臨各領(lǐng)域、全鏈條深度數字化的任務(wù),又需要緊跟信息技術(shù)迭代,發(fā)展新質(zhì)生產(chǎn)力,融合轉型的技術(shù)基座處在整合應用和動(dòng)態(tài)調整中,人工智能引領(lǐng)作用將更加突出。隨著(zhù)生成式人工智能技術(shù)在廣電媒體內容制作生產(chǎn)傳播領(lǐng)域的大規模使用,廣電媒體融合轉型進(jìn)入新階段,注入新動(dòng)能,也面臨新挑戰。

 ?。ㄒ唬┤斯ぶ悄転閺V電媒體融合轉型注入新動(dòng)能

  2024年以來(lái),越來(lái)越多的廣電媒體機構發(fā)布大模型垂直應用和接入華為鴻蒙生態(tài)系統,有的媒體將人工智能接入推動(dòng)媒體融合迭代升級。比如,上海廣播電視臺成立了生成式人工智能媒體融合創(chuàng )新工作室,確立六大重點(diǎn)攻堅方向,包括財經(jīng)媒體專(zhuān)屬AI大模型、新聞資訊類(lèi)大模型應用、智能語(yǔ)音和大語(yǔ)言模型應用、智能手語(yǔ)數字人、生成式智能與多媒體通信、人工智能應用下傳媒倫理研究,率先發(fā)力構建文化傳媒大模型應用生態(tài)。一些媒體和內容生產(chǎn)制作企業(yè)在新聞節目、綜藝節目、紀錄片中應用人工智能,節目表現力和生產(chǎn)效率顯著(zhù)提升,在短視頻、短劇、動(dòng)畫(huà)行業(yè),人工智能應用更為廣泛。

  可以說(shuō),技術(shù)進(jìn)步、受眾需求和市場(chǎng)競爭不斷推動(dòng)廣電媒體加強新技術(shù)工具的應用,有條件的廣電媒體紛紛打造從基礎設施、算法工具、智能平臺到解決方案的視聽(tīng)垂直大模型,加快推動(dòng)業(yè)務(wù)流程AI化,推動(dòng)AI與內容生產(chǎn)、平臺運營(yíng)、傳播矩陣、人員隊伍、業(yè)態(tài)格局、運營(yíng)模式的融合。因為有了人工智能,廣電媒體融合轉型有了新的動(dòng)力、目標、路徑。

 ?。ǘ┤斯ぶ悄艿贡茝V電媒體加快改革促進(jìn)融合轉型

  媒體融合進(jìn)入第二個(gè)十年,廣電媒體融合取得重大進(jìn)展,但還存在諸多問(wèn)題,這些問(wèn)題不斷累積制約著(zhù)融合轉型的質(zhì)量和效率。比如,融合不深入、應用場(chǎng)景創(chuàng )新不足、用戶(hù)規模收縮、業(yè)態(tài)不豐富、商業(yè)模式滯后、數字化相關(guān)領(lǐng)域人才缺乏、動(dòng)力活力不足、競爭力不強、經(jīng)濟支撐不足等等,這些問(wèn)題侵蝕著(zhù)主流媒體地位、價(jià)值與能級。其既有網(wǎng)絡(luò )化、數字化、信息化等新質(zhì)生產(chǎn)力發(fā)展不足的原因,也有與之相匹配的生產(chǎn)關(guān)系變革滯后的問(wèn)題。廣電媒體傳統的體制機制對融合轉型的瓶頸制約尚未破解,比如行政化的事業(yè)單位運行機制、資源與市場(chǎng)分割難以集約化運營(yíng)的體制、主觀(guān)上重事業(yè)輕產(chǎn)業(yè)乃至事業(yè)產(chǎn)業(yè)互相制約的政策機制、僵化的編內編外身份管理用人機制、干多干少差不多的分配機制、約束激勵雙缺失的管理機制等。

  廣電媒體長(cháng)時(shí)間未能完成跨越融合轉型之坎,原因是系統性的,但根本原因還是傳統體制機制未能及時(shí)應變,導致新技術(shù)應用滯后,生產(chǎn)力中最活躍因素即人才的活力動(dòng)力未能充分激發(fā),特別是數字化相關(guān)領(lǐng)域人才十分匱乏。大多數傳統主流媒體在數字化浪潮中落后一步,如果不能精準拆除“病灶”,優(yōu)化媒體生產(chǎn)關(guān)系,在人工智能時(shí)代可能落下更遠,這應該引起警惕。當前,廣電媒體對人工智能等新技術(shù)研發(fā)應用還處在起步、零散階段,需要加快進(jìn)入規?;?、系統性、生態(tài)式推廣應用。盡管面臨許多制約性因素,但生產(chǎn)力是決定性力量,人工智能等新質(zhì)生產(chǎn)力將生成強大的引領(lǐng)力量,倒逼廣電媒體加快深化變革。

 ?。ㄈ┬沦|(zhì)生產(chǎn)力對廣電媒體融合轉型提出了新要求

  盡管我國視音頻相關(guān)模型加快推出,但面臨數據煙囪林立、數據集缺失、視頻內容結構及層級復雜、算力成本高等嚴峻挑戰。

  2024年被稱(chēng)為AI視頻年,音視頻多媒體大模型將走向成熟,推動(dòng)多媒體、垂直解決方案、算力數據及應用本土化,文生視頻、文生音樂(lè )、文生音效等多項能力可望明顯提升。這為廣電媒體深度融合轉型提供了新條件,互聯(lián)網(wǎng)、大數據、云計算、VR、AI和超高清技術(shù)系統裝備投資大、應用系統性強。長(cháng)期以來(lái),由于體量小、人才缺、投資少,部分省級和大多數市縣廣電媒體的數字媒體技術(shù)系統大多委托第三方企業(yè)開(kāi)發(fā)和維護,廣電媒體的自主研發(fā)應用能力、新技術(shù)應用的自主性必須增強。服務(wù)廣電媒體內容生產(chǎn)、渠道平臺、用戶(hù)服務(wù)、運行機制、運營(yíng)模式的全新技術(shù)系統必須加快建設健全,廣電媒體制度包括廣電媒體法律制度、安全監管模式和發(fā)展促進(jìn)政策應該隨之調整和優(yōu)化,廣電媒體人才隊伍建設和動(dòng)力活力機制必須加快跟上。

三、強化“雙輪驅動(dòng)”,推動(dòng)廣電媒體加快深度融合轉型

  應用人工智能等新質(zhì)生產(chǎn)力推動(dòng)進(jìn)一步融合轉型,是廣電高質(zhì)量發(fā)展的內在要求和重要著(zhù)力點(diǎn)。要立足更好實(shí)現廣電媒體機構的屬性、使命與目標任務(wù),遵循人工智能等新技術(shù)應用實(shí)踐規律,發(fā)展廣電媒體新質(zhì)生產(chǎn)力。

 ?。ㄒ唬┓e極探索和大力推廣“人工智能+廣電媒體”的應用模式

  人工智能作為前沿通用技術(shù),具有技術(shù)的基礎性、運營(yíng)的系統性、產(chǎn)品的創(chuàng )新性、業(yè)務(wù)的生態(tài)性、應用的規模性等特性。

  要將“數字化轉型+大模型應用”的智能化轉型提升到現階段廣電媒體發(fā)展新質(zhì)生產(chǎn)力的主題,打破傳統廣電和信息技術(shù)發(fā)展傳統路徑,對人工智能視音頻應用進(jìn)行系統布局,使之成為媒體新的技術(shù)系統骨架和底層邏輯,建立各環(huán)節、各板塊、全流程和節點(diǎn)到節點(diǎn)、端到端的人工智能應用網(wǎng)絡(luò )。

  糾正“廣電媒體+人工智能”的路徑依賴(lài),堅持“人工智能+廣電媒體”的演進(jìn)路線(xiàn),以人工智能改造升級傳統的數字創(chuàng )作和制作系統、編發(fā)系統、渠道系統、平臺系統、用戶(hù)系統、營(yíng)銷(xiāo)系統、管理系統、安播系統、人才系統等,構建人工智能支撐的新的視聽(tīng)媒體體系。

  以人工智能強化系統內外各方面的統籌協(xié)同,大力提升生產(chǎn)傳播效率和創(chuàng )意創(chuàng )造能級,擴大受眾市場(chǎng),強化輿論引領(lǐng),鞏固擴大思想文化陣地。這是一項龐大而艱巨的工程,需要循序漸進(jìn)、積沙成塔,但應遵循人工智能技術(shù)發(fā)展的規律,加快基于人工智能媒體發(fā)展的頂層設計,建設高水平和可拓展的人工智能技術(shù)基座,實(shí)現各技術(shù)和業(yè)務(wù)模塊的融嵌。最重要的是,要堅持價(jià)值引領(lǐng),堅持科技向善,堅持以用戶(hù)體驗為本,堅持高質(zhì)量發(fā)展目標。

河南衛視借助虛擬制作技術(shù)制作出《唐宮夜宴》等作品,實(shí)現傳統文化創(chuàng )造性表達

 ?。ǘ嫿ú粩嗤晟频娜斯ぶ悄芤暵?tīng)媒體生態(tài)

  生成式人工智能正快速擴張,但人工智能在視聽(tīng)媒體場(chǎng)景目前還局限在短視頻和部分內容插件等試驗性領(lǐng)域,應將高品質(zhì)的沉浸式、互動(dòng)式、服務(wù)式、體驗式的創(chuàng )新業(yè)態(tài)作為廣電媒體運用人工智能技術(shù)的重要方向,圍繞人工智能技術(shù)媒體應用場(chǎng)景的生態(tài)建設夯實(shí)深化廣電媒體融合轉型的基礎。

  著(zhù)力打造八個(gè)智能化,即新聞制播智能化、內容創(chuàng )作智能化、傳播系統智能化、顯示終端智能化、用戶(hù)系統智能化、安全系統智能化、管理系統智能化、經(jīng)營(yíng)系統智能化。在創(chuàng )意策劃、信息獲取、內容生產(chǎn)、渠道分發(fā)、安全傳播、運營(yíng)推廣、效果評估、內容治理等各環(huán)節構建人工智能應用生態(tài),大幅提升集合效率。

  拓展AI+數字資產(chǎn)生成方式,提高制作效率;擴大AI數字人應用,降低制作成本;推廣短視頻業(yè)務(wù)的標題、封面、配音、配樂(lè )等內容AI自動(dòng)化生產(chǎn);探索生成式AI大語(yǔ)言模型在新聞線(xiàn)索感知、新聞稿件及評論撰寫(xiě)等方面的創(chuàng )新應用,打造傳媒行業(yè)專(zhuān)屬大模型;推動(dòng)人工智能助理多維度參與影視劇、綜藝創(chuàng )作;探索在紀錄片中用AI技術(shù)創(chuàng )制AI音樂(lè )、AI視效、AI動(dòng)畫(huà)等;探索無(wú)線(xiàn)、有線(xiàn)、衛星電視系統的智能化應用;探索超高清的高效率低成本智能化制作;探索客戶(hù)端平臺和用戶(hù)交互的智能化運作;適度超前建立健全媒體智能化的規制和促進(jìn)政策。

 ?。ㄈ┤嫔罨瘡V播電視體制機制改革

  目前,人工智能應用面臨數據標準化不夠、模型分散且場(chǎng)景復雜、環(huán)境硬件限制、算力成本高企且訓練時(shí)間過(guò)長(cháng)等方面的問(wèn)題,解決這些問(wèn)題既要從技術(shù)研發(fā)上找原因,也要向體制機制改革要動(dòng)力。發(fā)展傳媒新質(zhì)生產(chǎn)力,必須創(chuàng )新媒體體制機制。

  一是建立全國廣電媒體的數據聚合和協(xié)同開(kāi)發(fā)的體制機制。

  盡快打破廣電媒體條塊分割的格局,探索建立視音頻數據確權與交易,推動(dòng)區域乃至全國性廣電主流媒體數據集成,創(chuàng )設新的廣電媒體數據運營(yíng)主體,建立數據運作的商業(yè)模式和利益分享機制,夯實(shí)拓展AIGC迭代升級的數據基礎。探索在產(chǎn)業(yè)運營(yíng)領(lǐng)域打破行政條塊分割,建立龍頭廣電企業(yè)集團+眾多廣電主體的網(wǎng)絡(luò )化市場(chǎng)化運營(yíng)體制。

  二是成立樞紐型人工智能廣電媒體經(jīng)營(yíng)主體。

  發(fā)揮人工智能技術(shù)基座對各類(lèi)業(yè)務(wù)的賦能作用,并由此推進(jìn)對各級各類(lèi)廣電媒體的技術(shù)資源通過(guò)市場(chǎng)機制整合聚合共享共用,發(fā)揮其引領(lǐng)和支撐作用,推動(dòng)傳媒新質(zhì)生產(chǎn)力的優(yōu)化布局并形成合力,實(shí)現全行業(yè)全系統的整合協(xié)同發(fā)展。探索建立人工智能在廣電媒體研發(fā)應用的“集約+分布”模式,發(fā)揮各級各類(lèi)媒體的積極性。

  三是探索建立廣電媒體同人工智能龍頭企業(yè)的合作推進(jìn)機制。

  打通廣電媒體智能化捷徑,降低廣電媒體應用人工智能的門(mén)檻,形成廣電媒體公信力資源、技術(shù)資源、媒體數據資源、社會(huì )服務(wù)資源、用戶(hù)資源、市場(chǎng)資源等共同開(kāi)發(fā),挖掘資源潛力,促進(jìn)資源變現,增強廣電媒體的競爭力。

  四是加快兼容生成式人工智能的廣播電視法制建設,有效創(chuàng )新促進(jìn)政策。

  探索建立AIGC倫理規范,促進(jìn)有序發(fā)展,健全產(chǎn)業(yè)政策,加大人工智能應用創(chuàng )新政策支持力度,鼓勵廣電媒體進(jìn)行顛覆式再造,積極推廣“人工智能+廣電媒體”先進(jìn)案例。精準施策,讓新質(zhì)生產(chǎn)力為廣電媒體深度融合轉型和高質(zhì)量發(fā)展注入強大動(dòng)能。(作者楊明品系國家廣電總局發(fā)展研究中心副主任)

責任編輯: 張澤月
01009011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310775169