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(yè) > 正文

【我與光明日報】王蒙:深情賀光明

2024-05-15 09:49 | 來(lái)源: 光明日報
【字號: 打印  
Video PlayerClose

  開(kāi)欄的話(huà)

  一份什么樣的報紙,被親切地稱(chēng)為“知識分子的精神家園”?

  她與共和國同歲,見(jiàn)證了新中國每一個(gè)重要歷史時(shí)刻;她與真理同行,用思想之光照亮前行的道路;她與時(shí)代同步,為每一個(gè)平凡的你我鼓與呼!

  在光明日報創(chuàng )刊75周年之際,許多老朋友送來(lái)了真摯的祝?!?/font>

  他們是著(zhù)作等身的學(xué)者,是金聲玉振的大家,也是這份知識分子報紙的老讀者和老作者;他們是披荊斬棘的先驅者,是鋪石開(kāi)路的奠基人,也是陪伴這張新聞紙走過(guò)七十五載的良師與益友……

  每一份祝福都如此珍貴!今日起,光明日報開(kāi)設《我與光明日報》專(zhuān)欄,讓我們一同走進(jìn)歲月深處,在這些墨跡尤潤的作品中,聆聽(tīng)那些書(shū)卷往來(lái)、精神相依的故事,感受那份與光明同行的喜悅與自豪!

  “我與光明日報”,對于我來(lái)說(shuō),這是一個(gè)動(dòng)情、動(dòng)心、動(dòng)腦筋,充滿(mǎn)懷念又引發(fā)許多溫暖與微笑的題目。這個(gè)命題使我回顧與思考,使我長(cháng)見(jiàn)識、增能量、積經(jīng)驗、守初心。

  當《實(shí)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》一文出現在《光明日報》上,報史1978年5月11日那一頁(yè)光照河山,其意義推動(dòng)扭轉乾坤、撥亂反正、正氣清風(fēng)、破浪前行,已無(wú)須多言了。

  當然,都知道,光明日報是中共中央的第二大報,是思想文化方面的國之重器,是時(shí)政、社會(huì )、科技、教育、國際方方面面的信息來(lái)源,是承載知識、傳播文化的集散地,是知識分子關(guān)注、廣大人民關(guān)切的重要媒體,有你我他的切膚之感、之痛、之力、之希望、之矚目。她無(wú)愧于她的身份和重任。

  記得時(shí)隔我寫(xiě)作《青春萬(wàn)歲》四分之一世紀以后,1979年1月底,刊有《〈青春萬(wàn)歲〉后記》的該月21日的《光明日報》,經(jīng)過(guò)一周時(shí)間,郵寄到了烏魯木齊家里,那一刻我正在與家人包餃子。王蒙的新生命從此開(kāi)始,也由《光明日報》的讀者,同時(shí)成了作者。

  《光明日報》敢為天下先,又穩又準又有力度?!兑沟难邸?,我的短篇小說(shuō),首次登載于《光明日報》1979年10月21日,占有近一整版。那時(shí)《光明日報》上很少發(fā)表小說(shuō),此篇小說(shuō)的出現,有文學(xué)藝術(shù)上的一定探索,有人質(zhì)疑,有人責備,有人說(shuō)讀不懂,但也有不少人認為是新創(chuàng )造。作家趙玫說(shuō)她“感到世界與文學(xué)變得不同了”;還有來(lái)自域外的強烈反響,蘇聯(lián)《外國文學(xué)》負責人稱(chēng)之為“中國文學(xué)的回歸”。

  《光明日報》還發(fā)表過(guò)我的理論文章《對于現實(shí)生活的反映、反應與呼喚》等一系列文字,并于1984年主辦了優(yōu)秀理論文章獲獎大會(huì ),一大批領(lǐng)導同志和理論界大家出席并頒獎。王蒙躬逢其盛、與榮其譽(yù),為得到這樣的大報的肯定和鼓勵而自豪。

  承蒙報社不棄,在許多重要節點(diǎn)和重大話(huà)題上,報社領(lǐng)導和編輯常來(lái)看望約稿。關(guān)于傳統文化、核心價(jià)值、中國夢(mèng)、文藝風(fēng)氣、文化建設、文化市場(chǎng)、文化交流等方面,《光明日報》都給了我發(fā)表心得的一席之地。比如《現代化與民族文化建設》(2013年8月30日)、《書(shū)海掣鯨毛澤東——讀〈毛澤東讀書(shū)筆記精講〉有感》(2017年9月26日)等,都是整版篇幅刊出。還有連載二十多期的《莊子的快活》,連續發(fā)表的微型小說(shuō)系列《尷尬風(fēng)流》等,以及翻譯德國詩(shī)人、印度駐華大使的詩(shī)章。

  2013年1月,拙作《莫言獲獎十八條》在《光明日報》發(fā)表,一位有關(guān)領(lǐng)導同志專(zhuān)門(mén)給我寫(xiě)信,表示他對此文“深以為是”。

  我更應該深記貴報的兩次頭版頭條。一次是2021年10月29日開(kāi)始并延續至今的欄目《人民需要這樣的文藝家》,是從報道本人開(kāi)始的;一次是2023年3月30日開(kāi)設的《煙火人間》欄目,是從拙作《絕頂的赤牛坬》開(kāi)始的。一篇小文上了頭版頭條,報紙編輯與領(lǐng)導的開(kāi)拓力度與求新親民精神感人心魄。如今“赤”文已經(jīng)全文鐫刻在陜北榆林佳縣民俗文化村赤牛坬的村口了?!豆饷魅請蟆返囊欢嗽谑锥急本?,另一端在無(wú)數個(gè)赤牛坬村鎮、考古科研場(chǎng)所、學(xué)校街道營(yíng)地。

  當然也不會(huì )忘記特殊條件下一位年輕朋友自稱(chēng)要“趕上車(chē)”的對于我的批判文字?;貞浀酱?,極親切溫馨。報紙這種公器,本就是各種觀(guān)點(diǎn)的聚集地。人與報,緣分近半個(gè)世紀,正面反面,都是鼓勵推動(dòng)啟發(fā)。偶有尷尬,更顯親密,難分難解!

  難忘與光明日報多位編輯有過(guò)的愉悅交往與聯(lián)系,他們文質(zhì)彬彬,寬容親切,交流討論,如沐春風(fēng)。

  賀君七五,愧已鮐背?!豆饷魅請蟆焚x予我巨大的禮遇與榮譽(yù),王蒙生而逢《光明日報》也,幸甚至哉!深恐辜負,自省自重,不敢懈怠,更加努力!期望《光明日報》發(fā)揚黨性人民性正道性文化性學(xué)問(wèn)性與統戰性,承繼厚重報風(fēng),繼續擁有自己的著(zhù)名版面,繼續提升各學(xué)科專(zhuān)業(yè)編輯采訪(fǎng)質(zhì)量,日益擁有更多的讀者粉絲,與百萬(wàn)千萬(wàn)讀者共同見(jiàn)證祖國的騰飛,人民的幸福,時(shí)代的異彩! 作者:王蒙(作家、中央文史研究館館員)

責任編輯: 蘇影
010090110010000000000000011124071212362281